※闲着没事写文的※无cp洁癖产量随缘※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跳坑狂魔※BTS团饭偏旻※贫民窟家暴事件协助处理员※AQUARIUS+ INTP※最温暖的人形自走机械※微博@一只绵瘫瘫※

【藏唐】维清无浊(六)


[心情好,发糖!]

途中走走停停,叶维清带唐无浊逛了许多条街。

他知道了,这个蜀中人嗜甜,所以每次停驻,都挑许多糖糕存着,时不时就塞人一块;他还知道,这人睡觉前都要抱着什么才能睡着,被子或者他的胳膊;他还知道,这人喜欢猫儿和其他很像猫儿的动物,比如他这只猞猁和在白龙口遇到的虎……

但他不知道,唐无浊并没他想得那么喜欢甜食,吃到糖糕很开心只是因为递糖糕过去的人是他而已……

这路走了很久,足够他们互相熟悉;这路走的也很快,因为沿途有各式各样好吃好喝好玩的。

但无论如何,长时间的车途颠簸都让唐无浊有些不舒服,于是他忍不住问叶维清:

“我们为什么不走水路?”

被问到这个问题,叶维清有些尴...

【藏唐】维清无浊(五)

翻来覆去一夜,等到天色将亮的时候,唐无浊终于睡着了。

楼下的众随从却已经陆陆续续都起床了,吵吵嚷嚷地吃着早饭。

叶维清夜里也没睡着,现在正满眼困意地穿戴衣物。好歹猞猁也是夜行动物,即使变成了人形,叶维清还是经常白日里犯困,夜里精神。

唐无浊是那种不出意外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但昨晚彻夜未眠,加上前几日出任务的特殊情况,这样闹腾的几日让唐无浊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住,就在这大清早睡成了一头猪,任叶维清怎么喊也喊不醒。好容易半睁开眼睛了,也只需一瞬间就又睡过去了。

叶维清也没辙,总不能泼冷水泼醒。只好去楼下找小二打包些吃的,又重新上楼把人扛下来。临出门时,还不忘把人搁在床边的面具重新扣上去。...

【藏唐】维清无浊(四)



“猞猁,是什么?”

“猞猁就是猞猁。”

“长什么样子啊?”

“你这人,怎么这么多问题?”

“这话耳熟……不管这个,你能不能变回原形啊?”

“能。”

“那你变个,让我看看什么样子呗?”

唐无浊直勾勾地盯着刚刚叶维清头顶上长出耳朵的地方,特想上去摸一把,但是常识告诉他,类似狐狸的这种“野生动物”是不可以随便碰的。叶维清犹豫了一下,走到一边,淡金色的雾气在周身散开,模糊了唐无浊那双视力极佳的双眼。

待雾气散去,猞猁从散落的衣物中探出个头来……

“大猫?”

“……”

叶维清想辩解,但是猞猁是不可以讲话的,于是他非常凶残地冲人龇牙咧嘴。

明明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动物,唐无浊倒像是看...

【藏唐】维清无浊(三)

秋风飒飒,吹得那树叶簌簌作声,和着鸟虫鸣叫声格外好听。耳中隐隐约约地听见随从们的闲谈,吴侬软语,唐无浊听不太懂,也不想听。

叶维清又问他话,他也无心细答,唉声叹气,只想回堡收租。

一路无话行至成都那家客栈。

唐无浊心里说不出的别扭,总觉得自己又要被绑一次。所以,叶维清一只脚都迈进门槛儿了,唐无浊还在车顶一脸尴尬地坐着。

“下来一起啊?”

“嗯……”

唐无浊应了一声终于跳了下去,心里别扭,走得也别扭。叶维清又嘲笑说他像谁家的大姑娘,气得他朝人甩了个化血镖,自知会偏离的那种。

两人又去了楼上,楼下的小厮就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叶维清耳朵特别灵,在楼上也能把下面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藏唐】维清无浊(二)

听见唐家集上熟悉的交谈声,车中的刺客便知道自己已经回到唐门了,稍微动了动身子,却早就被束得麻木,动也动不得了。

等车停住了,他听见那藏剑弟子说:

“晚辈叶维清见过唐老板。”

“叶公子,失迎失迎,一路风尘,辛苦了。”

“辛苦谈不上,只是晚辈有一事不明……”

“何事?”

“唐老板可是觉得晚辈新任这商队首领有何不妥?”

“叶公子何出此言?”

唐傲生正纳闷自己派去的人为何没有一道回来时,叶维清一摆手,随从便把车里五花大绑的刺客押了出来。那刺客明显情绪激动,奈何嘴里还塞着东西,发不出声。

“无浊?”

“唐老板认得此人?”

“认得认得,只是不知为何……”

叶维清听人如此回答,便撤了...

【藏唐】维清无浊



南风骤起,天欲雨。刺客着一身蓝黑劲装伏在屋顶,浮光掠影便如同夜中鬼魅,玄色眸子直盯着那批运货商队。

此时商队正停在成都客栈门口,护送的人虽多,却只有带头那人是明黄衣衫君子冠,一看便知是藏剑山庄的世家子弟。

那人招了随行之人交代一番:

“今夜怕是有雨,交货日期尚远,便不赶路了,就留宿在此罢。”

随行几人应声后便四下散去,该牵马的牵了马,该规整货物的去规整货物。只有那为首的藏剑弟子缓步走进客栈,唤了小二点几桌酒菜,就直接去了楼上的房里自己独坐着。

刺客跟了人一天,也饿着肚子,正巧现在也不是动手的好时机,便下去买了两个饼再返回来。他的位置刚好看到目标的窗子,便看戏一样,一手捏着饼放在嘴...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