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藏唐】维清无浊(六)


[心情好,发糖!]


途中走走停停,叶维清带唐无浊逛了许多条街。

他知道了,这个蜀中人嗜甜,所以每次停驻,都挑许多糖糕存着,时不时就塞人一块;他还知道,这人睡觉前都要抱着什么才能睡着,被子或者他的胳膊;他还知道,这人喜欢猫儿和其他很像猫儿的动物,比如他这只猞猁和在白龙口遇到的虎……

但他不知道,唐无浊并没他想得那么喜欢甜食,吃到糖糕很开心只是因为递糖糕过去的人是他而已……

这路走了很久,足够他们互相熟悉;这路走的也很快,因为沿途有各式各样好吃好喝好玩的。

但无论如何,长时间的车途颠簸都让唐无浊有些不舒服,于是他忍不住问叶维清:

“我们为什么不走水路?”

被问到这个问题,叶维清有些尴尬,纠结了好一会儿,反倒是唐无浊自己突然开窍一样,小心翼翼又似乎不怀好意地询问道:

“你是不是和我家大猫一样,怕水啊?”

被戳到痛处的猫科动物眉头一紧,瞄准问话人的额头弹了一指:

“就你话多!”

“我猜对了?”

“算你聪明,不过我也不是不会游泳,只是……靠近水就不舒服而已。”

唐无浊抬手拍拍叶维清的肩膀,笑道:

“我懂我懂。”

“是是是,就你懂。”

叶维清捉住他的手腕,把人拉进怀里来,动作惹得车里一阵响动。

对此,随从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谁也不想再因为打扰了叶老板的“雅兴”而丢一份工资。

唐无浊也没什么精力玩闹,很快,车里的闹腾劲儿就过去了。前后随从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叶维清看看在自己怀里趴着的人,没精打采的,于是有点心疼地安慰一下:

“应该快到扬州了,接应过后,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好好休息。”

“嗯。”

“扬州有很多好吃的点心,我们去吃个够。”

“嗯。”

过了七日,唐无浊终于见到了扬州城。跟着叶维清把商队交接过后,就迫不及待地追问:

“你说的好地方在哪儿啊?”

叶维清眼神一转,卖个关子:

“跟我走,到了你就知道了。”

“哦……”

转了几条街,两人来到了花街柳巷最深处的一家青楼。

还没等唐无浊问清缘由,内中就出来个浓妆的老鸨,嬉笑着迎了两人进去。

唐无浊不想跟着进去,但看叶维清一脸坦然,陪笑着大步走了进去,自己也不知如何推辞。

在外面的时候,两人都非常自觉地保持“安全距离”,但此时的距离显得不是很安全。

青楼里人多嘈杂,唐无浊被几个女子缠去了一边,喊了几声也不见回应,他就眼睁睁看着叶维清自顾自地走上二楼,手里还拉着个姑娘……

一气之下,他也不管什么,强行甩开缠着他的几只手臂,愤愤地跑了出去。

到了二楼,人少了些,叶维清回头,没见着他想见着的那张脸。顺着自己手中拉着的手看过去,也不是。他往下看了一圈也找不见。空气里的胭脂味儿早就盖过了唐无浊身上的气味……

叶维清以为唐无浊是不习惯这里出去呆着了,于是赶紧推门去找他要找的那个姑娘。

“戚姐姐,桂花糖糕可还有?”

“有啊,每月总为你留着一两盒的。”

说着那女子从柜子里拿出两盒来,叶维清笑着接过来:

“戚姐姐真好,就和你这糖糕一样好。”

“你净说些漂亮话。”

“嘿嘿,习惯了……对了,维清今日不能陪你啦,还有人等着这糖糕呢!”

“哟,是谁啊?”

“我喜欢的人呗。”

“我猜也是,只是不知哪家姑娘这么倒霉,被你看上了。”

“我怎么啦?”

“你啊……你不记得之前害那秀坊姑娘伤心了?”

“是她没等我回来就嫁与别人了……”

“你那一去数月,没有个音信,我都当你没了!”

“那也没办法嘛……”

“可你好歹应该传个音讯的,我也是鲜少与你聊天了,今日还是把憋了好久的话同你说说的好……”

“嗯……那戚姐姐说吧,我听着呢。”

“你这人啊,嘴上总说漂亮话哄人开心,可谁也猜不透你到底想什么……就说那秀坊姑娘,你回来见人成亲了,郎君不是你,你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到我这里来吃了几块糖糕,还乐呵呵的……你说你都不知道那姑娘看见你哭了是为什么……”

“戚姐姐,这都是旧账了,还是别翻了。”

“也罢也罢,这事你心里想必也清楚了,我只是想借这事同你说,感情这事要彼此磨合着,万不能再冷落了……”

“这不用担心,我路上都带着他的。”

“那她现在人呢?”

“刚刚进门还在的,可我上楼以后就找不见他了。”

“你带姑娘来青楼?!”

“不是……不是姑娘!”

“……”

“戚姐姐?”

“别说话,让我缓缓……”

“其实,我也不知缘由……你知道,我的体质,遇到心悦的人就会……”

“所以……”

“所以就算我不想在意,可他就在我身边,我也不知如何去抗拒本能反应……他人很好,我想靠近他,想和他一起玩,我觉得就这样也很好,管他是男还是女。”

“好,喜欢就好,那要好好对他,莫要重蹈覆辙,把人丢了。”

“知道了。”

“还有,感情是要磨合的,你既然要和他一起,那免不了吵架的,若是吵架了,万不许耍你那倔脾气,懂吗?”

“懂——”

“还有还有……”

“好啦好啦,戚姐姐,你看这外面天气不好,他大概是不喜欢这地方,不愿同我进来,也不知跑去哪儿了,我都闻不到味道了……而且这一路舟车劳顿,我还得找个地方让他歇歇,今天就先走一步了。”

“嗯,难得你这么有心,拿好糖糕别弄碎了。”

“嗯!”

叶维清手捧着糖糕,游刃有余地从人群中游了出去,确认糖糕没损坏,他揉揉鼻子,试图凭借气味找出不见踪影的唐无浊。

然而,气味太淡了,明显是跑了很远。

但他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徇着若有若无的气味一条街一条街地找过去。

“怎么跑这里来了?不喜欢那地方也不用跑这么远嘛,我差点找不到你。”

唐无浊正坐在树上发呆,听见树下熟悉的声音吓得翻了下去,叶维清一个箭步冲上前,用一个公主抱稳稳接住。

唐无浊皱着眉瞪他,他一脸纯良地对视回去:

“嗯?”

“你……离我远点。”

“什么?”

“离我远点。”

“为什么?我身上味道不好闻?”

“……”

“这个味道,一会儿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就没了。”

“不是……”

“那是怎么了?”

唐无浊心里别扭,想指责叶维清把他甩在身后,去拉了姑娘的手,却又觉得自己这样太幼稚,说不出口。他想逃开,却又贪恋叶维清身上的暖意和温柔询问的声音。他很委屈,却又不知道这委屈到底该不该有。他想起叶维清对他种种的好意,却不知这些好意是不是出于和自己一样的感情。

“吃糖糕吗,我从阿姐那里拿来的,阿姐做的桂花糖糕全扬州最好吃。”

“阿姐?”

“嗯,准确的说是义姐,偷偷告诉你,她原来是只虎,可凶了。”

“虎?!”

“对啊,母老虎。”

“那她为什么要呆在那种地方?”

“那家青楼是她开的。”

“哦……那……”

“嗯?”

“那你为什么……拉着个姑娘……”

“诶……我怕你跑了就往后伸了下手,那姑娘自己握上来的,我以为是你……谁让你手指也那么细的,我摸了两下都没摸出来……”

“你还摸了?!”

叶维清听人突然大声,吓了一跳,但也恍悟,装模作样,奇声怪调地道:

“哎哟——这醋味儿!我鼻子要熏坏了!”

“我……我才没吃醋。”

“那这醋味儿哪儿来的啊?我只能看见你在这里,鼻子也只能闻见你的味道……不是你,还能是谁?”

“你……你……!”

“我怎么啦?”

“没事……”

唐无浊叹气。他这一肚子的火气还没撒出去,就被叶维清几句话给消了个干净。

叶维清也抱累了,把人放下去站着。拆开纸包,拿一块糖糕递到人嘴边,对方也配合地张嘴叼了过去。

“好吃吗?”

“嗯。”





















2016-10-28
 
评论(2)
热度(10)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