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藏唐】维清无浊(四)




“猞猁,是什么?”

“猞猁就是猞猁。”

“长什么样子啊?”

“你这人,怎么这么多问题?”

“这话耳熟……不管这个,你能不能变回原形啊?”

“能。”

“那你变个,让我看看什么样子呗?”

唐无浊直勾勾地盯着刚刚叶维清头顶上长出耳朵的地方,特想上去摸一把,但是常识告诉他,类似狐狸的这种“野生动物”是不可以随便碰的。叶维清犹豫了一下,走到一边,淡金色的雾气在周身散开,模糊了唐无浊那双视力极佳的双眼。

待雾气散去,猞猁从散落的衣物中探出个头来……

“大猫?”

“……”

叶维清想辩解,但是猞猁是不可以讲话的,于是他非常凶残地冲人龇牙咧嘴。

明明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动物,唐无浊倒像是看惯了一样,丝毫不觉得惊奇。他上前蹲下,挠这猞猁的下巴,却被叶维清一爪子给拍了回去。却也不知气馁,顺手抓住了那张厚大的爪子揉来揉去。猞猁的力气也不小,尤其是叶维清这种化成人形还能抡重剑的就更不用说了,然而现在却被人捏的毫无还爪之力。

“我养了一只猫,大黄猫,和你有点像,虽然它很肥,但还是比你小多了。”

叶维清用猞猁一贯十分冷漠的眼神鄙视他。

“它可爱,你帅。”

叶维清有点受用了,趴地上任人鼓捣自己的大爪子。唐无浊看猞猁趴下去了,就放了爪子去挠这大猫的下巴。

论做生意,唐无浊是没什么头脑的。但论起逗猫儿,他有的是招数。不多一会儿,叶维清就稀里糊涂地被哄得乖乖的,等他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那么大个儿一只猞猁仰面被唐无浊抱在怀里,顿时惊了一下,抬爪便拍上了人的胸前,用了些力气就把唐无浊给扑在了地上。

人眼瞪着大猫的眼。

“叶老板,你起来,压死我了。”

猞猁听了话让开去,心里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板?”

再起次烟雾,叶维清就变回来了,不过,没来得及穿上衣服,一丝不挂。

按理说,俩大男人“坦诚相见”也没啥稀奇的,唐无浊和他师兄自小坦诚到大,然而今日见着叶维清的身体,脸就突然烧了起来,尤其是把刚刚逗猫儿时候的“猫儿”换成叶维清现在这副样子……他坐在地上,看叶维清弯下腰去捡了衣服,视线就只能停留在刚刚衣服在的地方,死也不敢抬头了。

“地上脏,起来。”

唐无浊不动,叶维清以为是自己刚刚把人伤了,伸手过去。唐无浊看了抬起手,却没搭上去,反而糊到自己脸上了,又抬起一只手,接着还是落在自己脸上。

叶维清看人盘坐在地上捂着脸,活像个初见生人的闺中姑娘,忍不住笑出声来。

“怎么了?敢抓猞猁的爪子,却不敢抓我的手?”

地上的人依旧捂脸,摇头。

叶维清蹲下去扒开他的手,看见人脸通红就问道:

“你这是喝醉了?”

“没,没有……”

“可我一直闻着酒味儿,时浓时淡的。”

“我就喝了一杯而已……”

叶维清凑过去闻了两下,弄的唐无浊好不自在。

“哟,这会儿又不是刚刚那个玩的欢快那个你啦?”

“……”

唐无浊终于想起自己还会走路,站起身来去一边的床上躺着,拽了被子蒙上脑袋。

“吃饱喝足也玩够了,这就轮到困觉了?”

“……”

被窝里的人还是没搭理叶维清,叶维清就唤了小二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又熄了蜡烛,才躺到另一边的床上去。

他盯着房间另一面的床,心里想着这人到底会不会说漏嘴,忽而想起之前把他捡回家的那个秀坊姑娘。他曾经喜欢那姑娘,因为她身上有好闻的味道,脸上镶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眸子,还有一双纤纤玉手……所以只要她在,空气里无限放大的就全是她的味道。

不过,若不是今晚他在唐无浊脸上又看到了那样的眼睛,想必早就把那姑娘忘在了九霄云外。

他又仔细回想今晚的情形,他在这间屋子里,突然被缠绕在一起的浓郁酒香和竹子清香所围绕……他知道,这是自己喜欢一个人的正常反应,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人会是刚认识的唐门弟子。

夜深后,屋子里漆黑一片,屋中的两人仍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

唐无浊终于觉得被窝里呆不下去了,才露出头来,偏头看看叶维清那边,隐隐约约觉得对方也在看自己,于是又把视线好好收了起来。

猞猁是夜行动物,所以叶维清的夜视力很好,他刚刚也的确在盯着唐无浊。

叶维清这人的毛病之一是:懂得如何同商人耍套路,敬酒词也说的顺溜,但就是不知道和喜欢的人要怎么相处。所以后来因为经商离秀坊姑娘越来越远之后,两人的关系就那么断裂了。

所以他想这次也是,味道会慢慢淡去的。

经营感情,比经商可难多了。

何况唐无浊是那种连经商头脑都没有的呆子……

2016-10-16
 
评论
热度(8)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