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藏唐】维清无浊(三)

秋风飒飒,吹得那树叶簌簌作声,和着鸟虫鸣叫声格外好听。耳中隐隐约约地听见随从们的闲谈,吴侬软语,唐无浊听不太懂,也不想听。

叶维清又问他话,他也无心细答,唉声叹气,只想回堡收租。

一路无话行至成都那家客栈。

唐无浊心里说不出的别扭,总觉得自己又要被绑一次。所以,叶维清一只脚都迈进门槛儿了,唐无浊还在车顶一脸尴尬地坐着。

“下来一起啊?”

“嗯……”

唐无浊应了一声终于跳了下去,心里别扭,走得也别扭。叶维清又嘲笑说他像谁家的大姑娘,气得他朝人甩了个化血镖,自知会偏离的那种。

两人又去了楼上,楼下的小厮就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叶维清耳朵特别灵,在楼上也能把下面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你们瞧那唐门的,分明是个赔礼道歉的,反倒是比咱们待遇还好,直接同叶老板去了楼上坐着吃喝……”

“不然怎么样?人家的功夫好,不好生招待着,难不成就在这儿和咱们这些人一块儿喝浊酒?”

“倒也是,那个唐门啊,看着像个姑娘家的没什么力气,却真是一身好功夫……不过这人也闷得可以,叶老板那么能说会道的,也没同他谈上几句话……”

叶维清看看这边的唐无浊,的确只闷头夹菜,渴了就喝点酒水,不多会儿就放了筷子,全程无话。

“饱了?”

“嗯,多谢款待。”

“不客气,路还长,既然是和叶某同行,那便是朋友,往后就不必如此拘礼了。”

“好。”

“饭菜合胃口吗?”

“嗯。”

“想回去吗?”

“想。”

真坦诚。

叶维清这人天性圆滑,又从商,就没遇到过如此直白的人,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愣了一下,却是少言的那人先开了口:

“不过,出来看看也挺好的,蜀中虽好,但看久了也会觉得腻。”

“这是你头次出蜀?”

“嗯,因为一月只出一周任务,都是短期的,所以都在蜀中附近。”

“那你平时做些什么?”

“去唐家集收租,去澜沧江边钓鱼……”

说到这里,唐无浊脸色沉了一下,接着嘟嘟囔囔抱怨起来:

“因为师父说我八字都不适合经商,闲的无事只能钓鱼。”

叶维清听了扑哧笑出声来,心里默默赞同唐傲生的话,嘴上却只能安慰道:

“这种事啊,得慢慢来。”

唐无浊摇摇头,神色黯淡道:

“我可能真的更适合出任务……”

叶维清和他隔着张桌子,看着对面人消沉地好似周身都溢出了怨念一样,不禁放下手中的筷子,过去揉揉人的后脑勺以示安抚。但随即,他就觉出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现在的动作简直像是在哄自家妹子,速速抽了手,背在身后。眼神不知往哪里放的时候,他瞥见,唐无浊正仰着头,一脸无辜。

他这才好好看了这个差点取了他性命的人:散下的发披在身后,如墨染的瀑布;银色发扣挂在上边格外显眼;蓝黑色劲装裹着略显纤细但仍有弧度的腰身,虽是能轻易辨认出是男子,却总会恍惚间认做姑娘……

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是因为有些吃惊而睁大了,眼底泛着夜空那种深沉的蓝色……

真像她。

叶维清动了动鼻子,嗅了一下。他嗅到周围的空气里忽然弥漫开一股醇香,像是清酒在竹节中存了很久后开封的味道。这味道对嗅觉敏锐的他来说太浓了,直熏得他的神经染上了醉意。

两人还在眼对眼,突然唐无浊的瞳孔缩了一下。

叶维清定睛一看,在唐无浊的眼睛里,自己脑袋上分明摇摇晃晃冒出一对儿耳朵,猞猁的耳朵。他一摸尾骨,便摸到毛茸茸的尾巴,惊了一下,赶忙深吸一口气收了回去,顺便捂住唐无浊那张能直塞进一个汤圆的嘴巴。

“你眼花了。”

“……”

唐无浊经过连续两次一轻一重的惊吓,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木讷地点头,半晌才冒出一句:

“狐妖?”

“是猞猁,不是狐狸。”

——————————

[唐:夭寿啦!唐老板长出耳朵尾巴啦!]

2016-10-12
 
评论(2)
热度(8)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