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藏唐】维清无浊(二)

听见唐家集上熟悉的交谈声,车中的刺客便知道自己已经回到唐门了,稍微动了动身子,却早就被束得麻木,动也动不得了。

等车停住了,他听见那藏剑弟子说:

“晚辈叶维清见过唐老板。”

“叶公子,失迎失迎,一路风尘,辛苦了。”

“辛苦谈不上,只是晚辈有一事不明……”

“何事?”

“唐老板可是觉得晚辈新任这商队首领有何不妥?”

“叶公子何出此言?”

唐傲生正纳闷自己派去的人为何没有一道回来时,叶维清一摆手,随从便把车里五花大绑的刺客押了出来。那刺客明显情绪激动,奈何嘴里还塞着东西,发不出声。

“无浊?”

“唐老板认得此人?”

“认得认得,只是不知为何……”

叶维清听人如此回答,便撤了刺客口中的破布。那刺客模模糊糊吐出一句“师父”。

“无浊,这是怎么回事?”

刺客这才活动了两颚,回答道:

“暗杀不成,任务失败。”

“暗杀?谁和你说的暗杀?”

“师兄给了我字条,没说别的就急忙走了,那不就是暗杀的任务?”

唐傲生听了人的回答,气得两眼一翻差点晕过去,但也差不多明白了现在的状况,于是继续扯出一张和善面孔,向叶维清解释道:

“叶公子,此事唐某是这边出了些差错,唐某本是担心叶公子刚刚替任或有生疏,便想让劣徒去接应一二,未曾想这指令下达有误……唐某先在此致歉,还望叶公子海涵,莫要让此事伤了两方和气,这笔生意还是要继续做的。”

“原来如此,生意自然是要做的……”

叶维清了然,便亲手给人松了绑,怕人站不稳还伸手扶住,那架势宛如刚刚义结金兰一般。

“只是晚辈险些被唐老板的爱徒取了性命……”

“这……唐某定会给叶公子一个解释。”

唐无浊自知惹了麻烦,暗搓搓地躲开架在自己身上那只结实的手臂,移到唐傲生身旁,才小声道了一句“抱歉”。

叶维清笑着回句“无碍”,照样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唐傲生一边命人去清点货物,一边无奈地拍了拍身旁的徒弟以示安慰,转头却同叶维清商议:

“叶公子,你看,误会已解,作为赔偿,唐某愿把最疼爱的徒弟派给你做个护卫……”

“叶某虽不才,但来时路上并未遇到什么险境……”

“叶公子切勿大意,这路上的人都知道,来唐门的车里大都是些‘无用之物’,返回的车里才有银子可劫。”

“那……那叶某便承蒙唐老板好意了。”

叶维清回应勉强,毕竟他对自己的武学造诣还是颇有自信的。只是没想到唐傲生竟如此不愿散财,说是把最疼爱的徒弟送了出来,实则只是不愿多付银两罢了。可毕竟自己并未因为这场误会受伤,反倒是把人擒住了,也不好强行索要额外赔偿,只心中暗叹少了些可挥霍的钱财。

唐傲生看看叶维清的反应,又偏头看看自家徒弟的冷漠脸上一万个不愿意,只好拉去一旁教育一番:

“无浊,护送之事务必尽心尽力,以弥补此次过失。”

“是。”

“还好这次的任务不经由逆斩堂,不然有你受的!”

“是……”

“其实为师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差事,不过你既然刚行过冠礼,怎么说都该出这蜀中去长长见识。为师也知道此事不全怪你,多半还是你师兄的错,待你师兄交完任务我……”

“莫要怪师兄,他在外堡任务繁多,就别再给他添事了。”

“也好。”

虽然经过唐傲生的一番长篇大论后,唐无浊心里好受了些,但仍心存芥蒂也是不争事实。安安静静收租钓鱼的日子就这么被打破了,唐无浊心里苦,却只能和机关小猪说。不过,多亏当时那个姓叶的没二话不说把自己砍了,想想还是应该有些感激之情的,至少要感谢他的母亲给他生了个脑子。

就这么纠结了一晚,次日早上唐无浊戴着黑眼圈去“赴任”,被叶维清笑说是“熊猫附身”。也没什么可气的,反而看得出这人算是好相处的,倒是让他有些安心。

唐无浊一向认生,加之资质不错,又肯学,不过一年便被选进了内堡,很快就把惊羽诀和天罗诡道的武学尽数学到了手。

按理说,接下来他就安安分分当他的刺客好了,一身功夫在手,也不怕出什么大的差错。但他偏偏喜欢唐傲生那些同人打交道的商人手段,哪怕目前师父都只是让他四处收租而已。

而如今,师父连收租都不让他收了,直接遣送出蜀。

想到这里,唐无浊就有些泄气。往车里丢了行李,就跳上了车顶。

叶维清和他乘同一辆车,扒着车顶的沿儿冲人笑笑:

“在下叶维清,多多指教啊。”

车顶的人闻声才把目光从一旁的竹子上转过来,轻声回道:

“不敢不敢……”

自从那次“暗杀”失败之后,唐无浊就觉得这个藏剑弟子极其不简单。

因为正常来说,他所在的位置是绝对安全的,然而如此屡试不爽的安全距离就被这人轻易打破了,刺客的心灵收到了严重创伤。以至于这一路上总是想这事想出了神,浮光掠影总是破功。

这次出神被再次扒上车顶的叶维清逮个正着:

“小心点儿啊,周围有人在动。”

唐无浊在车顶观望一圈,又仔细听了听,无果。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浮光掠影去了,毕竟这条路上不太适合有唐门弟子明晃晃地出现。

果然,不多一会儿,便从四面涌出一批人来,估摸着有半百左右。

来人直奔向中间的车,也就是叶唐二人的所在,且目标明确地集中向车顶“没人”的地方,对车前坐着的叶维清根本理也不理。

唐无浊见状鸟翔跃起,转落七星利落地与人群扯开距离。裂石弩四散射出,虽不致命,但也足够让人群里响起一阵痛呼。匣中机关掷入人群,响指引爆,前锋的便齐齐倒下。后面的人明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冲向了在车旁单打独斗的唐门弟子。唐无浊倒是十二分冷静,摆下千机变在原地等人冲过来后,摧星破月撑起机关翼浮在半空,千机变转毒刹,把人尽数留在了机关附近。

倒在地上的人都奄奄一息,侥幸还站着的都捂着伤口逃走,唐无浊收了机关翼,后跳到人群之外,转过身去垂眸道:

“此毒可解,好自为之。”

谁知那些个杂碎不死心,又爬起来一起从背后偷袭唐无浊。

不过论偷袭,这些外行人连唐无浊衣服上的衣带都够不着,因为机关早就铺在他们脚下,爆不爆只是一个响指的问题。

“给你们的命你们都不要。”

转身飞回车顶后,唐无浊也不隐身了,就那么盘腿坐着。

车队继续行进,叶维清又攀了上来,问道:

“人家可是为取你命来的,你倒好,还想着放人一马。”

“他们的人头不值钱,要了也白要,还不如好好活着。”

“那你可知他们为何要……?”

“仇家。”

“原来你还会有仇家?”

“他们的仇人是所有唐门弟子。”

“哦?”

“你这人……怎么那么多问题?”

“随便问问,没想到你会答,既然你答了,那我就问个彻底,不然心尖儿痒。”

“说也无妨……这些人对唐门不满已久,虽然说不上威胁,但问题就是这些人好像是杀也杀不干净,时而不时就组织起来闹事,闹事的对象都是唐门弟子,而且……多是内堡弟子。”

“为何?”

“有些外堡弟子想进入内堡是会玩些手段的,不过,都好景不长。”

“我记得你说你师兄是外堡弟子?”

“是啊。”

“那会不会……?”

“不会。”

—————————tbc————————

2016-10-05
 
评论(2)
热度(7)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