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藏唐】维清无浊




南风骤起,天欲雨。刺客着一身蓝黑劲装伏在屋顶,浮光掠影便如同夜中鬼魅,玄色眸子直盯着那批运货商队。

此时商队正停在成都客栈门口,护送的人虽多,却只有带头那人是明黄衣衫君子冠,一看便知是藏剑山庄的世家子弟。

那人招了随行之人交代一番:

“今夜怕是有雨,交货日期尚远,便不赶路了,就留宿在此罢。”

随行几人应声后便四下散去,该牵马的牵了马,该规整货物的去规整货物。只有那为首的藏剑弟子缓步走进客栈,唤了小二点几桌酒菜,就直接去了楼上的房里自己独坐着。

刺客跟了人一天,也饿着肚子,正巧现在也不是动手的好时机,便下去买了两个饼再返回来。他的位置刚好看到目标的窗子,便看戏一样,一手捏着饼放在嘴里不慌不忙啃着,一手撑在腿上看那人在窗纸后独自夹菜独自斟酒。

一个饼啃下肚去,屋里人还在重复动作。

“无聊……”

刺客盯人盯得有些乏了,直困得哈欠连连。

屋里人推门而出,凭栏远眺。

虽是远眺,却把对面屋顶的刺客看得不自在,确认了自己还是浮光掠影的状态后,刺客扔远了手里没啃完的饼,悄声抽出背后的千机匣,瞄准,追命箭自匣中脱出,直射向那藏剑弟子。

却不曾料到,那人竟一跃而起,踏上栏杆,小腿发力,只用力一蹬,瞬间便跃至刺客身后。一记手刀劈上人的后颈,把晕过去的刺客带回屋内,搜尽暗器后捆了个结实。

次日,随从皆唏嘘,那藏剑弟子倒依旧是那副漠然的样子:

“无碍,反倒是加了这趟货的筹码,划算得很。”

车中被绑的刺客早就醒了过来,也不再浪费体力试图逃走,静等着车外人的发落。就这么等了整整一个上午,才等到人拿着两个烙饼进来,递他嘴边问他吃不吃饭。

刺客嘴里塞着破布,拧着眉头瞪那藏剑弟子,被瞪的人只是淡然一笑,跟他说:

“别自尽,喂给你吃。”

刺客点了点头,那人却把烙饼收了回去,显然是怕他咬了自己的舌头。

“算了,我还是先问你几句话罢。”

“……”

“可以回答的问题你只管点头摇头便是,若不能回答,就不要动作。”

“……”

“你的任务可是要来刺杀我?”

点头。

“这任务可经过逆斩堂?”

刺客犹豫了一下,摇头。

“那就奇怪了,叶某可不记得自己结过仇家……既然你的任务不是经由逆斩堂,那么失败了也无须自尽吧?”

点头。

“那好,饼给你了。”

话音未落,那藏剑弟子就一手撤了破布,另一手直接给人塞了烙饼进去。

“正巧,我去唐门,送你回去,先吃点东西吧。”

————————TBC————————

_(:τ」∠)_复健第一步,拯救懒癌从我做起。

希望我还有救。

2016-09-28
 
评论
热度(14)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