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黑白英♦奇怪的十题


——————————————

☆食用注意:

※CP:奥利弗·柯克兰×亚瑟·柯克兰

※应该是偏日常的段子

※长度不等,甜度不定

※基本每换一题都有♦画风突变预警♦

※本来有三十题,我最近有点智障实在写不完了

——————————————

「01.间接接吻」

下午茶时间,奥利弗是基本不会出现在茶桌旁边的。比起坐在固定的座位上,奥利弗似乎更喜欢随意找个位置就开始享用茶点,有时候是在花园里,有时候直接在烤箱旁边。

而今天是个例外,他非常安稳地在亚瑟对面坐下了。单人茶桌上被两人份的茶和点心挤的满满的,失去了以往从容舒适的美感。亚瑟也是习惯了奥利弗的怪脾气,一边规整被奥利弗摆得乱七八糟的器具一边发问:“今天的伦敦吹了东风吗,奥利弗?”

“看起来是这样的没错,今早东风还让我打理了你的花园。”

“你就信口瞎说吧!你肯定又去糟蹋了它们......”

于是亚瑟暂时丢下了下午茶出去查看花园了,但是事实上,花园并没出什么问题,杂草的确被除过了......

虽然这样的确很不错,但亚瑟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一脸疑惑地坐回自己的位置,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刚入口就觉得味道不对,但亚瑟还是忍住没喷出来,咽下去后才质问奥利弗:

“这是什么?!”

“那是我的热可可,亚蒂。”

“我当然知道这是热可可,我是想问它为什么它会出现在我面前,而且还在茶杯里?!”

“因为我想喝它...事实上,我也的确喝了一口,不过好像调的太甜了,我就换了一下。”

亚瑟盯着奥利弗面前还没喝完的红茶犹豫了。

奥利弗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于是露出了恶作剧即将得逞时候的标志性的表情——他挑了挑眉,勾起唇角——拿起剩下的半杯茶走过去,而且故意把自己刚刚碰过的那一边转了过去。他一手搭上亚瑟的肩膀,一手端着茶杯送到了亚瑟的嘴边。

茶还是热的,茶杯的边缘也还有一丝热度,抵上去正好温热了亚瑟有些发凉的唇。亚瑟此时也知道自己这是又参与到奥利弗的恶作剧之中了,认命一样的轻启双唇,托着奥利弗的手把茶喝得一滴不剩,然后转头问道:

“你满意了吗?”

“非常满意。”

————————————————
「02.恋人的收集癖」

奥利弗和亚瑟有一项共通的癖好,就是喜欢收集东西。只不过,亚瑟收集的只是普通的邮票或者是硬币一类的东西,它们通常只需要两个小箱子就可以装下很多。

而奥利弗收集的东西目前已经装了大半个仓库,他收集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而且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关联性——一个大船锚和一本故事书能有什么关联性?一架被战火轰炸的只剩机身的战机和一张唱片有什么关联性?还有一些来自中国的瓷器,来自美国的dream catcher,甚至还有一些植物的种子......

管他有什么关联性呢,奥利弗就是喜欢收集它们,然后费很大力气把他们堆进仓库里,还时不时会进去清理保养。

亚瑟偶尔也会跟着奥利弗进去“参观一下”,因为......虽然奥利弗收集的那些东西它们自身并无甚关联,但和他们两个人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经历过的几乎所有事的记忆都被奥利弗用魔法封存在某一物件里,无论是曾经的不堪还是过往的辉煌都一一存留在这个仓库里。但他们从不会为那些记忆开封,毕竟他们的记忆还不需要这些东西来辅助保存。

可为什么还要留下它们呢?亚瑟也这么问过奥利弗。后者被问到的时候少有地避开了前者的目光,继而回答说:“人的癖好本来就没什么理由不是吗?那我的癖好还需要什么理由呢?”亚瑟却知道奥利弗的这种语气出现以后基本就是被戳到痛处了。

真奇怪。

那一瞬间,亚瑟体会到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大概是心意相通的感觉吧。

“留着它们,是觉得即使我们消失了,也还可以在这些物品里继续保留着一些痕迹......是这样吗?”
“......嗯。”

......

那次对话里,亚瑟第一次知道了奥利弗的弱点,一个他完全无法拿来戏弄的弱点。

————————————————

「03.交换肢体」

看着亚瑟握笔写字的手,奥利弗突然冒出一句话:

“亚蒂,用魔法来交换彼此的双手一整天怎么样?”
“哈?”

“反正看起来也不会有违和感吧”奥利弗把两人的手贴在一起看了看,“一模一样呢......”

“换过来的话,今天一整天就要一直在一起了吧......毕竟我的手还要我自己的大脑去控制啊。”

“所以——这样才好玩啊!”

“别总想着玩啊,你是小孩子吗?”

亚瑟撤回自己的手,想拍奥利弗的脑袋,但还是收了回来放在下巴上摸了摸。

“不过的确挺有趣的——但前提是你得愿意老老实实坐在桌子前,把这些文件签完——”

“没问题!”

“也不能用我的手做乱七八糟的事。”

“没问题!”

“那好,把手伸过来。”

......

“这样就好了?”

“嗯,试一试。”

奥利弗看着亚瑟的脸,于是亚瑟自己摸上了自己的脸。

“奥利弗你他妈在干什么?!”

亚瑟捧着自己的脸吼了一句,随即奥利弗自己糊了自己一巴掌。

“我错了我错了......”奥利弗连连道歉,他现在无比想捂着自己的脸,所以亚瑟就走上前把手捂了上去......

两人对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和对方都蠢到家了。

妈的智障。

于是,还不到一分钟就换了回去。

————————————————

「04.永远都不会分开哦」

“我们都代表英/国,我们也都可以被叫做英/格/兰。

“我存在的地方,你也存在。

“任何事物都有对立面——

“就像有阳光的地方,就一定要有阴影一样;

“就像一枚硬币,有正面就会有反面一样;

“就像你和我,有我在,就会有你在一样...

“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

「05.垃圾堆中的热恋」

“奥利弗,我真的不想在你的——垃圾堆里做那种事。”

“那些是毛绒玩具,不是垃圾。”

“好吧好吧,那你至少先让我到床上去,行吗?”

“不,就在这里,它们也想好好看看你的样子啊——你看,那个,对,就那个,它在看着你,迫不及待的。”

“闭嘴——明明是你迫不及待吧!”

“啊,被猜中了!那么作为奖励,我让它们都转过头去好了,顺便赌上它们的耳朵——这样就只有我能看到你,听到你了。”

“本来...也只有你啊,混蛋。”

————————————————

「06.我该如何命名」

“如果我们一同出现,又不用人类的名字,你是不/列/颠,我又该如何命名呢?”

“这问题真蠢,奥利弗。你为什么不觉得你也是不/列/颠?管它什么时候——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没必要区别那么清楚。”

————————————————

「07.追逐与猎杀的游戏」

工作时间的亚瑟十分无趣。比如——

奥利弗在一边大声地读着书中的内容:“……他追逐她的身影,在没有尽头的荒原上,仿佛他手里紧握着爱神的弓箭,只要射中了她的心脏,就能俘获她的放心一样...这就像在玩一场追逐与猎杀的游戏——”

读到这里的时候,亚瑟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
“得了吧,他就是打猎的时候爱上了他的猎物而已。”

————————————————
「08.最怕的是你的离开」

白天的时候,奥利弗看了《小王子》。

晚上,他就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那朵玫瑰,而亚瑟是那个金发的小王子。

梦里,他尖叫着让亚瑟走开——因为亚瑟试图把烤糊的面包埋进土里给他做肥料。被拒绝的亚瑟十分伤心,把糊面包丢在一边后就离开了星球。可当亚瑟真的走了以后,奥利弗又难过的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就醒了过来。空气里一股淡淡的焦糊味儿飘进他的鼻子里:

“我好像真的闻到了面包烤焦的味道...”

“面包?所以你这是饿哭了吗?正好,我刚烤了面包要给你送过来......”

“你真的烤了面包?”

奥利弗寻着味道看了过去——的确有一片烤成焦黑色的面包。

“要吃吗?”

“吃......”

亚瑟有些吃惊地看着睡眼朦胧的奥利弗抓起面包塞进了嘴里,他生平头一次知道还有人会饿醒,还因此哭了......

而实际上,奥利弗以为那还是个梦,不吃的话,亚瑟就会走掉。

醒过来以后,奥利弗就趴在马桶上给自己催吐,亚瑟在一旁觉得好气又好笑:

“觉得难吃就别吃啊!”

“都怪那个奇怪的梦——它让我觉得比起吃难吃的食物,我最怕的是你的离开......”

“啊——好恶心,我也想吐了。”

————————————————

「09.请食用」

“请食用。”

这句话不管是由亚瑟说出来还是由奥利弗说出来,都带着危险的气息。

所以,两人都不会这么说。

奥利弗会用花言巧语替代这句话,或者直接强制塞嘴里。

亚瑟则会说“我做的,你爱吃不吃。”

————————————————

「10.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好重......

亚瑟醒来的时候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单词了。他费力睁开眼睛后,目光就滞留在天花板上。脑子还是睡醒后的放空状态,但什么也不用想,现在压在他身上的一定是奥利弗。

闹钟还没响过,那应该还早......

“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爬上来的...好像还没醒过来......”

亚瑟把双手从被子里抽出来,轻轻地环上了奥利弗的腰,拍了两下,就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身上的确压着一个人一样。随即意识到奥利弗只穿了睡衣趴在被子上,于是自言自语一样问道:

“不冷吗?”

“不冷——”

“诶?!”

亚瑟被意料之外的回答吓了一跳,差点把趴在他身上的人一把扔出去。但总归是没扔出去,那人就用异于平常的低沉声音继续回答说:“因为你很暖和,所以一点儿也不冷......”

“你...什么时候醒的?”

“唔...你抱住我的时候吧,那会儿我好像才刚睡着......”

“啊...抱歉吵醒你了。不对......醒了就赶紧从我身上下来啊,你压得我难受死了。”

“可你还抱着我啊。”

“那也不妨碍你挣脱我吧。”

“啊——”

奥利弗拖长了音爬起来,动作麻利地钻进亚瑟的被子里,抱了上去。

“Warmmmmm——果然还是直接抱你的身体比较暖,晚安,亚蒂。”

话音刚落,闹钟就在奥利弗的脑后响了起来。

“Well,真不巧,闹钟响了,我该起床了。”

“去他的闹钟......”

评论(9)
热度(46)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