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点文(Er…骰子输了的)

''魔法梗(格兰芬多米'斯莱特林英/含娘塔的仏英)

最近,一想到阿尔弗雷德那个麻瓜使用魔法的愚蠢模样,亚瑟就不由得勾起自己薄薄的不带血色的唇。

对此,罗莎表示她很苦恼看到亚瑟这样没来由的甚至有些愚蠢的笑容。这实在是――太丢斯莱特林的脸了。

就比如现在,她端来红茶放在亚瑟面前的桌子上,白色的蒸汽攀上她的眼镜,但这并不妨碍她发现亚瑟的笑容不太对劲儿。

“哦!梅林的胡子――!亚瑟,告诉我好吗,你在想什么东西?它怎么会让你笑起来像格兰芬多的那群蠢蛋?”

“是格兰芬多,不……不是……等等,罗莎,你说什么?你怎么能把我和他们相提并论?”

“当然是因为你最近的表现实在太――令人吃惊了,我亲爱的斯莱特林王子。”

“我怎么了?我仍然在教授的课上好好嘲笑了阿尔弗雷德,虽然昨天的魁地奇比赛我……我的确是输给了阿尔弗雷德,但毕竟只有一次,这并不能……”

“当然能,王子。说起来,这是你今天第几次提到阿尔弗雷德了?”

“我怎么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毕竟你每次提起那个麻瓜时,都自然得像是弗朗索瓦丝刚喝了一口红酒。”

“……”

在吵嘴这方面,亚瑟一向吵不过罗莎。况且,身为一名绅士,怎么能和女士吵架?所以他选择继续沉默,优雅地探身拿过一杯红茶。亚瑟习惯性地吹了口气,红茶便在精致的茶杯中荡了几层涟漪。亚瑟盯着涟漪泛去后的水面,蹙了蹙眉头。

“见鬼……”

罗莎虽然没说话,但她觉得自己才应该是见鬼的那一个。

她和弗朗索瓦丝打赌,亚瑟绝对不会喜欢格兰芬多的人。于是弗朗索瓦丝提议在亚瑟的杯中施个魔法,使水在亚瑟面前显现出他喜欢的人。

“亲爱的罗莎小姐,你输了。”



――――――――――――――――――

''不列天和要上天的阿尔(阿尔非国设)

阿尔弗雷德在顶楼发呆,他在想自己应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

Interesting?Amazing?他生平头一次这么无助,因为他不像一个法国人或者是意大利人那样,对眼前的任何食物都能想出极致的赞词。

阿尔弗雷德自以为是个没童心的人,商业街上的摸爬滚打早就让他放弃了童话故事。所以,他不相信有什么天使存在,直到他在这个顶楼看到了亚瑟·柯克兰。

那个瞬间,阿尔弗雷德把它认定为一个极其真实的梦,真实到他撞向铁门的时候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痛楚。

“你是谁?”

“ummm,天使。”

“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因为上帝他还没邀请你去天上。”

“可我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了,我的一切,都毁掉了,就在曼哈顿,就在我脚下的这栋楼里!”

“别激动,你真的还没有走完路……或者说,你不应该走这条路……你看看四周的高楼,为什么偏偏选择这栋呢?我是说……这样比喻一下,你现在只是到了谷底而已,你前方还有山脉,山脉后就是朝阳,你不去看看吗?”

“别闹了,这些话我早就不相信了。”

“好吧好吧,总之你不应该自杀,或者说我……不,是上帝他还不允许你自杀……反正你现在什么都没了是吧?也就是说你再输也输不掉什么了嘛……试一试吧。”

天使就在眼前,没错,即使这是个梦,眼前也的确就是个金发碧眼,有一双白色羽翼的天使。天使的手指轻点在他额头上,留下了寒风中异常温热的一点。

阿尔弗雷德怔怔地接受了这一切,眼中的绝望逐渐被茫然取代,他刚想张口问些什么,天使却一下子退去了顶楼的边缘。

“亚瑟·柯克兰,再见。”

“好吧,再见,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我知道。”

再次看到亚瑟的时候,地点人物都没变,甚至阿尔弗雷德的着装也没变,依然是在西装外面穿了奇怪的夹克。

“亚瑟·柯克兰,是吗?我这次不跳楼。”

“当然。”

“Well,那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祝贺你啊。”

“我不认为会这么简单,毕竟,你现在看起来可过的不像个天使。”

“我,的确也不是天使了。”

阿尔弗雷德把外套脱了下来,披在这个丢了自己羽翼的天使身上。

“那么,欢迎你来人类世界。”

“谢谢……”



————————————————————————

好嘞,第二篇我也不太清楚我想表达什么,总之甜了是吧,总之是个糖嘛(不你)

评论
热度(3)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