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藏唐''山有扶苏,隰有游龙''weibo存lof

―――――――――文案―――――――――――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

叶初阳是一个什么事都凭着第一直觉来的人,比如他去灵隐寺拜佛的事。

大清早,就只有他一个人进了灵隐寺的门。寺中的僧侣还在清扫庭院,叶初阳就坐在树上听僧侣闲谈。
“何为巧合?可否信之?”
“万物生之时,皆有因缘巧合一二,落于凡夫之身。信也,以之养也,则成扶苏;不信也,远离尘嚣,则成浮屠。”
叶初阳从树上一跃而下,身后的重剑划过树枝,带下了一枝的叶子,飘落在地。
“小和尚,你看我可否信之?”
僧人清扫了落下的叶子:“行由念生,念由心生。心是自己的,别人不能代为思虑。”

――――――――――――――――――――――

上元节,扬州城瘦西湖畔挤满了赏花灯的人。
唐肃羽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若不是任务还没完成,他现在应该身在唐门的家里,吃着师姐做的水煮鱼,看唐门的烟火。
但是他的暗杀对象显然是个高调的人,此时这个高调的人正在人群之外同一名黄衣男子打斗。
“都他妈要死的人了敢不敢消停点啊瓜批。”说着浮光掠影便隐了行踪,二十五尺之内追命一箭,瓜批倒地。
唐肃羽看黄衣男子已经倒在地上,上前取了信物后,很认真的看了一眼。
那身看起来就很金贵的衣服被血染了大片,那人扯了扯他的腰带:“救我……”
废话,就算你不说老子也会救你,因为你看起来就很有钱的样子。
考虑到衣服上的各种暗器可能会伤到这个半死不活的人,唐肃羽从袖子里扒拉出一堆暗器后,把人抱上马,自己拖着那人的重剑,往僻静的地方走去。
到了一处有水的地方,给那人清理了伤口,又糊上厚厚的止血散。
完工,走人。
不对,救人一命,以钱抵命。唐肃羽又转过身来,在那人的腰间摸了一圈,拿走了两锭银子,在手里掂了掂:“我拿走了。”

――――――――――――――――――――――

唐肃羽带着信物回了唐门,交了任务,领了赏钱,溜溜达达地到了师姐的家中。
师姐答应他,每次任务完成后,若平安回来,就做水煮鱼。只是想想那味道,唐肃羽就觉得爽到了姥姥家。
“师弟,你腰带是什么?”
“嗯?”
那是一条金色的发带,沾着血迹。
“救人的时候挂上去的吧。”
“你?救人?”
“巧合而已。”
“我猜也是,你还收了钱吧?”
“当然,不收白不收。”
“你什么时候能做些有人情味儿的事?”
“我对师姐不就很有人情味儿?”说着,唐肃羽晃了晃不知塞在哪里的一只发簪:“好看么?去扬州城时候买的。”
“嗯,挺好看的。”
唐肃翎叹了口气,她没有理由责怪唐肃羽任何事。唐门弟子中,做了刺客的,都遵循着不成文的规定,不对外人抱有利害关系之外的任何情感。
因为有人情味儿就约等于没命。
唐肃翎自己并无心去做一个刺客,她觉得自己最好是待在唐门,让唐肃羽觉得有一个归宿。

烈红的鱼汤吐着泡,每个水泡破裂之后,都迸溅出有些呛人的蒸汽,那蒸汽很辣,也很暖。

――――――――――――――――――――――

叶初阳被路过的同门带回了藏剑山庄养伤,一路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糖,糖们……”
同门一脸的不耐烦:“你丫吃了多少年的糖葫芦了还没吃腻么?”

――――――――――――――――――――――

不过半月,叶初阳的伤势就好的差不多了,刚觉得有些神清气爽了就往庄外跑。
在这之前,他去了灵隐寺。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一个能给自己解答的地方。
他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去找那个救了他一命的人。他觉得自己喜欢这个人,但是他喜欢的这个人不巧是个男人。
半个月里,那个男人的每个动作,和那一句轻描淡写的带着川味儿的“我拿走了。”在叶初阳的脑子里反复出现,有时候叶初阳都会觉得自己好像有病而不是有伤。
小和尚让他自己选择,而他的选择……从心里来说,他想去找,于是就真的去找了。

――――――――――――――――――――――

叶初阳半年的时间都处在一种流浪的状态,不过像他这么有钱的流浪汉不多见而已。
带着的钱已经花了大半,终于找到了唐肃羽的行踪。此时,叶初阳也只知道他要找的人姓唐。
唐肃羽此时在龙门客栈歇脚,叶初阳上前递上一壶酒,道:“你还记得我么?”
“当然,我腰带上的发带是你挂上去的吧。”
“正是。”
“我听说了,你找我的事连唐老太太和四大堂主都知道了。”
“嗯。”
“想报答我直接把报酬的话,你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都能收到。”
“报酬?”
“难道你不是因为要付报酬才来找我的?”
叶初阳愣了一下,笑着说:“算是吧,不过,既然你这么说,那报酬你要自己找了。”
“没问题。”老子找活人都不成问题,何况要找的是藏起的死物。
“藏剑山庄,九溪十八涧,竹木桥上,无价之宝。只有今年上元节的晚上才能拿到。”
“没任务的话,我自然会准时到。”
“有任务也要推掉。”
“看在价钱足够的份儿上,推掉也罢咯。”

――――――――――――――――――――――

“瓜货你丫糊弄老子!”
“怎么了?”
“这里哪有什么无价之宝!”
叶初阳顺了顺眼前这只炸了毛的,轻轻在唐肃羽的唇上啄了一下:“我就是你要找的'报酬 '。”
“胡说!你丫唔……”
叶初阳觉着,这人不管怎么看都好看,即使面具有些碍事,可是他还是义无返顾的亲了下去,探入,勾缠。叶初阳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任凭唐肃羽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那你说,本少爷不够资格做无价之宝么?”
“呸……”

――――――――――――――――――――――

在告白遭到拒绝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叶初阳觉得西湖真他妈难看。
但是,突如其来的想法促使他又一次寻到了唐肃羽。但这次他决定就算是死了也要死在唐肃羽的怀里。
于是,叶初阳凭借着天生的温柔皮相和永远不会空着的钱袋,软磨硬泡的跟着唐肃羽两个月。
这两个月,唐肃羽接了两个任务。叶初阳帮他收集情报,帮他杀人。唐肃羽自然不知道,叶初阳本来是个双手不沾血气的人,上元节那次是他第一次对人用剑,他至今不知道那个西域人为什么会把大漠刀法砍在他的身上。然而,当他看到唐肃羽受伤的时候,压不住的怒火全都集中在了重剑上。
杀了人,叶初阳的手还在颤抖着,就开始给唐肃羽清理伤口。他会摸摸唐肃羽的脑袋,告诉他疼就要喊出来。
为了完成一个任务,唐肃羽总是要走过很多地方。每到一个地方,叶初阳就会摆一桌子当地的特色小吃。
慢慢的,唐肃羽开始习惯了糖葫芦的酸甜,也开始喜欢上叶初阳吃辣的时候,明明已经辣出了眼泪,还努力维持形象的样子。
第二个任务交上去后,唐肃羽枕在叶初阳的胸膛上想了想:有时候似乎并不需要太明确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叶初阳从来没说过喜欢自己,自己也不知道喜欢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许等自己远离江湖的时候,有个人能耐心地陪着到白发满头,这样的生活对于一个曾经步入江湖、腥风血雨过的人来说,已经足够幸福了。
而叶初阳的耐心,唐肃羽看得到,即使是戴着面具也看得到。

――――――――――――――――――――――

“师姐,我不再接任务了。”
“也好,不过,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上一个人。”
“真的?怎么不带回来给师姐看看?”
“就……就在门外。”
“快让她进来,怎么能让人家在外面等着啊瓜娃子!”
“你好,我是阿羽的相公。”
“……”

2016-02-19
 
评论(3)
热度(11)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