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Freesia】〔仏英情人节虐狗文〕

应该是齁死人那种?

『情人节前一天』

亚瑟在拥挤的花店里绕来绕去,终于找到了一盆生气不足的红花小苍兰。

“看在明天情人节的份儿上,我应该说――还能找到这盆娇气的花我就足够幸运了……Francis这个名字真糟糕,想了半天也只能买这盆Freesia hybrida klatt。”

付了钱,亚瑟抱着花盆回了家。

“希望你未来长势喜人,Freesia。”

为了满足小苍兰的需求,亚瑟把花盆放在壁炉旁边――这个室内最温暖的地方。接着,他在储物间里翻出了一个紫砂花盆,搬到花园里去,一边往盆子里填土,一边对着这个漂亮的花盆念起了咒语。

“寄予――暖阳,沃土,涓流,与真爱。”

即便现在无人看见他的作为,亚瑟还是轻咳了两声来缓解自找来的尴尬。





『情人节前夕』

“我敢保证,这绝对会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做了。虽然看起来很蠢,但好在魔法总是会给人惊喜。”

亚瑟翻了一个不知道送给谁的白眼,接着把左脚的袜子脱下,穿在了右脚上。

“第七夜――愿吾心爱之人进入今宵梦境。”

是不是热恋中的人都喜欢做这些蠢事呢?比如相信情人节前七个夜晚这样做就能长久幸福之类的事。对此,亚瑟拒绝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因为他今天翻看了无数次通话记录――他没有错过任何一通电话,可这些通话记录里全然不见弗朗西斯的名字。

“谁他妈能说我和那个红酒混蛋这是在热恋中呢?不能不能不能绝对不能!明天的情人节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毕竟――都他妈晚上十一点钟了,那个红酒混蛋还没打电话给我――好啊好啊好啊你厉害!我也偏不打电话约你出来!明天我们就在自己的被窝里暖和地发霉吧!”

亚瑟把手机拍在了床头,翻了个身。

“现在开始,就现在,我绝对不会再看该死的手机屏幕一眼了。”

说完,他听到了楼下的座机响了起来。

“这不是手机……所以,我必须要看一看到底是谁……没错,必须要看。”

匆匆地下楼接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响起了弗朗西斯的声音,亚瑟翻了个白眼,这个是翻给弗朗西斯的,虽然他看不到。

“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我,你疯了吗?”

“抱歉打扰你的梦,哥哥我没疯,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明天是不是会和我约会嘛。”

“什么?!约会?我――我当然回去,如果你有邀请我的话――可你没有邀请我,连一封信都不曾寄过来!”

“亚瑟你确定我没有寄信过去?”

“什么?你还真的寄信了?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选择寄信……你――哦,看到了,可邮递员没有提醒我收信……我是说,你看吧,现在连邮递员都不在意这些信件了。”

“明明是你们英/国/人不懂浪漫吧!需要你做的可都写在信里了,乖乖照做吧,哥哥我要睡个好觉去了,愿你能梦见优雅的――”

“啊――烦死了,谁要梦见你啊――!”







『情人节』

亚瑟早早地起了床,挑了挑衣服,就坐在沙发上发呆,时不时往落地窗外看一看。

“信里居然只让我在家里等他……正好,我也就不用带着那两个花盆了……不过这样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算了算了,总之等下见面只要把礼物丢给他就好了,情人节快乐什么的……要说吗?要的吧……对……要说……”

想着想着,亚瑟睡了过去,毕竟昨夜他折腾到凌晨才睡了过去。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直到门铃声响起,才站起身来,对着镜子理了理有点走形的头发,一手提起礼盒去开了门。

“早、早上好,umm,送你的……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

弗朗西斯接过了红色的小盒子,低了头,在亚瑟的唇上落了一个浅浅的吻,但这足够亚瑟变得语无伦次了。

“啊……说,说起来,今天去哪里?信里,哦天,信里你竟然只让我在家里等你……糟糕透了你……不过,正好,我需要你帮我把一盆花移到另一个花盆里……”

“乐意效劳,我的美人儿。”

“滚……滚蛋……”

“你这么凶,哥哥我很伤心啊――不过,既然答应你了,那就快点去吧,浪漫的行程可容不得耽误。”

于是,弗朗西斯跟着亚瑟走到壁炉前。

“这是,小苍兰?”

“是。”

“这花很难养好吧,再换泥土可能会……”

“闭嘴,才不会……你把那个花盆里的土挖一个坑出来,我来剪春枝。”

“好好好,知道了。”

亚瑟挑了一个长势较好的剪了下来,移过去,小心地盖上泥土,而弗朗西斯对这简单的工作持着怀疑的态度。

“这……这种事也要哥哥我帮忙?”

“当然,不过还没完呢――现在,对它说句祝福的话语。”

弗朗西斯瞥了亚瑟一眼,对方认真的眼神让他把质疑收了回去,真诚地盯着那盆花:“愿你在这个小混蛋的家里能够绽放。”

“你才混蛋――!”

“说起来,你这还不会是巫术什么的吧,你要吓死哥哥我吗?哥哥我可不想被献祭……”

“献祭个头啊!所以说,现在花移好了,我们该走了吧……”

“哦对,其实我们现在要从英国飞去法国来着……”

“啥?现在?那乱七八糟的时间算上以后我们也就只能吃个晚餐了?”

“你还想做点别的什么事?”

“er……没……”

“放心,哥哥我绝对不只是和美人儿共进晚餐而已,走吧,出发,我可是订好了不得了的晚餐呢。”

到了餐厅以后,暮色已经很深。

宽敞的房间里,只有烛光闪烁着模糊而温暖的光。菜品和甜品都是弗朗西斯亲手准备好的,亚瑟即使嘴上说着“一般啦一般”,实际上却吃的非常开心。

亚瑟只喝了一杯红酒,脸上却已经泛起了红晕,或许不是酒的原因,而是因为弗朗西斯向他邀舞。

“我,我不会跳女步啊……”

“没关系,我来。”

弗朗西斯在亚瑟递来的手上亲了一下,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拉着人跳了起来。

眼神交汇的时候,亚瑟还是不自觉地避开了视线,弗朗西斯也不强迫他,只是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

“唔……停,停一会儿吧,我有点累了。”

其实,弗朗西斯知道,就在两人身体轻擦的时候,他感觉到亚瑟下面有了变化,说是累了,不过是想缓一缓而已。

“你累了的话,去我家休息休息?”

“好……去你家也……也在你的计划之内?”

“当然。”

“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样有点像我被你耍了一样啊――”

“你就没耍我吗?”

“我怎么耍你了?”

“那盆花。”

“唔……”

“说吧,怎么回事?”

“总之,你祈祷它能开出两朵好看的花就好了啊!”

“该不会是开两朵就寓意我们可以白头偕老之类的吧……”

“啊!你怎么知道――啊不,才,才不是。”

“那如果没开花反而枯萎了怎么办?最近英国天气可不怎么样……”

“绝对不会!”

“如果会呢?你会因为这盆花就放弃我,还是说……”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好吧好吧,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没必要做那些事,因为我爱你。”

“我……”

“对啦,你今天还没有对哥哥我表达爱意!”

“什么?!我不是说过‘情人节快乐’了吗?”

“不够,要说‘我爱你’。”

“……好,我……我爱你。”








――――――――――――――――――――――――――――
祝有伴儿的情人节快乐!
祝没伴儿的火把节快乐!


注:我是个没伴儿的。









评论
热度(19)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