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Perfrct③(黑白英&味音痴)

★注意避雷:

1.脑洞来自one direction的《Perfect》
2.黑白英(奥利弗×亚瑟)&米英
3.黑白英为同居兄弟设定
4.味音痴为恋人设定
5.国设





八、

奥利弗踩过地板上的毛绒玩具,躺在了他的小床上回忆起来。

他们是兄弟,但也不是生来就住在一起,但在他和亚瑟相处的时间里,那些甜言蜜语,奥利弗从来没少说过,但亚瑟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地听进去,或许是因为那些语调听起来太不负责任,而事实上也是如此。还有那些拥抱和亲吻,在两人的眼里,都不过是兄弟间相处的一种很正常的模式罢了。所以他从来没有拒绝过奥利弗的任何一个亲吻和拥抱,但是他们也没有再多的身体接触。

他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不错,因为他既不需要讨好弗朗索瓦那个老烟鬼,也可以满足自己的喜好需求――简单的接吻和拥抱。

但是,在有了阿尔弗雷德这个弟弟以后,亚瑟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很多次他被单独搁置在家里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某个阴雨天里,他无聊地想出门找老烟鬼一起玩,缠着他来获取一个拥抱。那段时间,奥利弗也不知道日子是怎么继续下去的,更不知道,这样一段时间对他来说到底是有多久。或许,糟糕的生活习惯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感觉饿了才去吃饭,感觉困了才去睡觉――总之,就是为了生存而去生存。在这之前,他至少知道,什么时候该去做一顿饭了。

这样糟糕的状况,对奥利弗来说,一直持续到阿尔弗雷德正式提出他需要自由的那一天。

那一天之后,亚瑟消沉了好一阵子。但是,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亚瑟还是那么在意阿尔弗雷德。即使他们在许多会议上都曾有过争吵,但私底下里,亚瑟仍然会接受阿尔弗雷德的每一次造访,甚至是一些目的都不明确的造访。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在某天交往了,奥利弗也不知道是哪一天,毕竟他们也没有举办过什么交往多少周年的仪式之类的。但他一定是知道了,并且他有一个很糟糕的想法——阿尔弗雷德就像是亚瑟不知不觉吸进去的鸦片,当突然有一天必须要他放弃的时候,他进行了生不如死的反抗,最终却还是沦陷了。

奥利弗曾纠结过要不要劝劝亚瑟,可又觉得自己连开口的权利也没有,所以他选择嘻嘻哈哈地蒙混过去,继续这之前的相处模式,只是更多的时间,他把自己关在阁楼里,研究些东西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好吧,亚蒂,我深信,你仍然是我需要的人,同理我的存在对你也仍然十分必要。

“虽然我能做到任何你希望我做到的事,但我总归不是能成为你恋人的人。

“我们只不过是兄弟而已。”






九、

“奥利弗?

“阁楼里没壁炉应该很冷吧……喂——”

亚瑟没有听到回应,便直接开门进去了——奥利弗从来不会锁起他的房门,无论他在里面做什么事,他都不担心亚瑟会突然闯进来。

“今晚还是去我房间睡吧,这雪天真是冷得突然,你会感冒的。”

奥利弗抱着被子坐起来,点了点头。

“哦,记得带你的被子过来啊。”

“记不得。”

“那我帮你拿着。”

“好。”

亚瑟无奈地翻了白眼儿,从奥利弗的怀里把被子扯了过来。





十、

“喂喂喂――你干嘛钻我被子里啊!”

“冷――”

“仅此一次,才不是担心你会感冒什么的……”

“亚蒂,回头。”

“不要。”

“我鼻子好像流血了……”

奥利弗耍了个心眼儿,就像亚瑟从来不愿意讲出真心话一样,奥利弗也从来不愿简单粗暴地实现自己的目标。他的鼻子好好的,没有流血,即使他也不能否认自己现在的确有些血液上涌。但是,好在亚瑟听到他这个小小的谎言之后转过身来了,并且粗略地检查了他的鼻子,他就趁着这一点时间把人抱在怀里,亲了一下。

当然,亚瑟骂了他。

“放开我――”

“不。”

“奥利弗,你知道我看着你这张脸有多头疼吗?”

“不。”

“oh――shit……”

亚瑟试图用力地推开眼前的人,然而并不奏效。虽然奥利弗看起来比亚瑟更瘦弱些,但力气却并不比亚瑟小多少。

“好啦,你还是放弃挣扎吧,奥利只是想让彼此都暖和一点儿而已。”

“好吧好吧――不过,仅此一次。”

“我同意,虽然我现在还在期待‘第二次’。”

“没有第二次,晚安,奥利弗。”

“晚安,亚蒂。”

……

“亚蒂你后面还疼吗?”

“要……要你管!”

“小可怜。”

“滚蛋……”

“好吧晚安。”

“这是你今晚说的第二句晚安了。”

“晚安。”

“……晚安。”



――END――


『到这里算是完结了……也不知道黑白英安利成功没有。嘛,这只是我心里他们的相处模式,不是很成熟,也不是很确定。如果可以给po一些意见真是感激不尽!啊……就这样了嘿嘿w』

评论(6)
热度(8)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