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Perfect②(黑白英&味音痴)

★注意避雷:

1.脑洞来自one direction的《Perfect》
2.黑白英(奥利弗×亚瑟)&米英
3.黑白英为同居兄弟设定
4.味音痴为恋人设定
5.国设


四、

楼上,奥利弗坐在自己的研究室里边检查笔记边吃早午饭。为了不影响用餐的心情,奥利弗暂时忘记了阿尔弗雷德的存在。但是,吃过饭后,奥利弗开始精心挑选要用在阿尔弗雷德身上的毒药,嘴里还念咒一样地念叨着:“该死的汉堡boy快去死吧……杯子蛋糕没下毒真是让这个蠢货捡了大便宜……”

楼下,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正对着那两个卖相很好的杯子蛋糕皱眉头。不想吃是不可能的,但下药这种事也是没什么不可能的。最后,蛋糕还是被阿尔弗雷德丢进了垃圾桶里。

理由是:“奥利弗对你——和王黯对他家人——那种态度没什么差别……对那些接近你的人,他恨不得全杀光做成人体标本。”

“我不认为他想要一个这么肥的标本,阿尔弗雷德。”

“亚瑟你的嘴巴该洗洗了。”说完阿尔弗雷德就亲了上去,亚瑟也是毫不客气地接受了。

午饭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五、

对于亚瑟来说,下午茶是雷打不动的习惯。所以,即使阿尔弗雷德再不舍得床上的温存,也只好放人下楼去。

亚瑟扶着有些难受的腰泡好了茶,又从冰箱里取出奥利弗昨天烤好的司康饼——奥利弗从午饭开始就一直在阁楼上戴着耳机听歌,拒绝下楼准备一顿与他毫不相干的下午茶。所以,亚瑟只能同嚼蜡一样地嚼着冷的烤松饼,再用热的伯爵红茶暖一暖口腔——好在他自己也不觉得难吃……

“阿尔,不来尝一尝么?”亚瑟对身旁无聊地翻着一本漫画的人说。

“Hero不需要下午茶——”

“也是,你中午刚吃过……唔!”

“尝一尝你倒是可以啦。”

阿尔弗雷德勾起嘴角,满意地回味着嘴里刚刚弥漫开来的红茶的味道,顺便欣赏了椅子上红着脸喝茶的人。

他想,这个人真的是太可爱了,明明是比他还要年长的人,看着却好像比自己还要小的样子。但他绝不承认身材是影响因素之一。

当亚瑟放下杯子之后,阿尔弗雷德就要离开了。

“再见,阿尔弗雷德,慢走不送。”

“看在你身体过于劳累的份儿上,hero原谅你了。”

“滚蛋吧你!”

亚瑟一脚把阿尔弗雷德从门口踹入了大雪中,然后还是裹着斗篷目送着阿尔弗雷德离开了。回屋的时候还自言自语地解释着:“才没有担心那个笨蛋……我只是……算了,我就是担心他摔倒了什么的。”

奥利弗在阁楼的阳台上拿着吸了有毒液体的滴管,也目送了阿尔弗雷德离开,顺带迎接了亚瑟的回来。虽然亚瑟的声音不大,但奥利弗听得清清楚楚。

“你——没用了呢。”

滴管在接受了奥利弗无端的鄙视之后,被摔碎在阳台的某株植物上,流出的无色液体把可怜的植物染成了黑紫色。





六、

奥利弗把看了大半的研究笔记锁起来,伸了个懒腰,溜溜达达地下楼做晚餐,路过沙发的时候,亚瑟正以奇怪的姿势窝在沙发里。

“啧……亚蒂,你这是干什么呢?”

“没……没什么。”

“哦——?你如果腰难受的话,我可以帮你的,给你抹点药什么的。”

“那我宁愿继续疼痛。”

“你果然是被干到腰疼了。”

“f*ck”

“well,come on!我等你。”

“快……快去做饭啊!”

“你想吃什么?”

“或许……随便什么都可以啊。”

“那你吸氧气去吧。”

“喂——”

“那不然吸一氧化碳?”

“懒得和你吵啦笨蛋!”

奥利弗笑着摇了摇头,反正他也做不出太多花样了,就按照平常的菜单忙碌起来。很快,餐桌上陆续地摆好了两人的晚饭,亚瑟面前的晚餐肉蔬搭配,还有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焦糖布丁。而奥利弗的座位前除了一小块抹了奶油的蛋糕之外,也是焦糖布丁。

“奥利弗你不能吃那么多甜点。”

“我喜欢,我当然能吃。”

“为什么你要对甜食那么执着啊,真是搞不懂。”

“因为甜的东西尝起来很像你嘛。”

奥利弗快速地吐着单词,然而亚瑟正专注地吃着自己丰盛的晚餐,没怎么听清楚,嘴里还塞着食物就问了一句:“什嘛?”

“没什么。”




七、

“阿尔弗雷德那家伙又胖了吗?怎么感觉好像变大了……好疼……”

吃过晚饭,亚瑟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翻找医药箱里的消炎药,但是找出来的只是一个空瓶。他纠结了半天,决定去问问奥利弗有没有。刚打开房门,发现奥利弗就站在门口。

“你在这里干什么?”

“想看看你的情况。”

“唔……有没有消炎药?”

“有。”

“借……借我。”

“好,等着,我去给你拿过来。”

奥利弗说完就上了楼,亚瑟也就真的乖乖地等着他拿了过来。

“我要进去。”

“驳回。”

“无效的驳回。”

不容分说地,奥利弗拉着亚瑟进了卧室里。

“裤子,脱了,我给你抹。”

“开什么玩笑!”

“脱了,快点。”

亚瑟红着脸,小声地拒绝:“我……我自己来就行……药给我,奥利弗。”

奥利弗亮蓝色的眼睛紧紧地锁定着眼前的人,最终,眼中的光还是暗了下去。握着药瓶的手也放松了,药瓶被随手丢在了亚瑟的床上。

“谢……谢谢。”

“不用。”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15)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