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Perfect(味音痴&黑白英)

★注意避雷:

1.脑洞来自one direction的《Perfect》
2.黑白英(奥利弗×亚瑟)&米英
3.黑白英为同居兄弟设定
4.味音痴为恋人设定
5.国设

一、

凌晨三点左右,在阁楼里熬夜整理了一个月的毒药研究成果后,奥利弗抱着自己的被子睡了过去。

在梦里,他吃下了一颗编号249的药丸,并无丝毫痛楚,只觉得身上寒意渐起。他蜷缩起来,捂着肚子,却丝毫不能减缓周身的寒冷。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喊出了亚瑟的名字。

亚瑟是浅眠的人,模模糊糊地听到了楼上奥利弗的喊声,起初认为大概又是什么恶作剧吧,就习惯性地叹了口气,翻个身继续睡。但是,奥利弗的喊声透过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的地板不断地传过来,亚瑟也发觉奥利弗的声音似乎真的不太对劲儿,便理了理被折腾了一夜的乱糟糟的头发,又在睡衣的外面裹上一件厚实的斗篷,快步走上了三楼的阁楼,打开并没上锁的房门,径直朝奥利弗的卧室走去。

“喂——奥利弗,适可而止吧,吵死了。”

打开了卧室的门,亚瑟看到一屋子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奥利弗在中间有些狭窄的单人床上缩成了一团。

“这家伙……这么冷也不盖被子……”

又叹了口气,亚瑟在踩着毛绒玩具之间的空隙走了过去,把奥利弗怀中的被子扯出来,盖到奥利弗蜷缩的身体上。撤回手的时候,亚瑟突然发觉奥利弗冰冷的发红的脸上渗着汗珠,就把手伸过去摸了两下。

“不会吧……这家伙是感冒了?”亚瑟说完打了个哆嗦,“说起来,今天早上好冷……”

“亚瑟……”奥利弗嘟囔了这么一句之后就安安静静地窝在被子里睡了。

亚瑟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六点钟了,收拾一下吧,阿尔弗雷德那家伙中午还要过来,啊啊啊真是的——”

到了一楼,亚瑟看向了落地窗外——他本以为天气这么冷应该是下了雨的原因,然而并不是雨。

窗外的玫瑰花墙上覆了厚厚一层雪,目光所及之处皆是雪的白色和树木的深绿色。亚瑟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这么糟糕的天气,还是打个电话让那家伙不要过来了吧。”


二、

中午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还是来了,因为他在电话那一端说:“身为hero怎么可能因为下雪就不来找你了呢?”

亚瑟被这句话吓了一跳,红了脸,在电话的这一端别扭地解释道:“反正我也不是担心你会感冒或者摔倒什么的……”

“我大概中午到,带了些吃的,你就不用准备什么了。”

“喂喂喂——你该不是在嫌弃……”

“哈哈哈哈当然是嫌弃你做的饭了啊!”

“阿尔弗雷德你这个混蛋!”

“嘟嘟嘟——”

“哦,shit!阿尔弗雷德——笨蛋!”

亚瑟愤怒地放下电话,回味了那句“怎么可能因为下雪就不来见你呢”之后,怒气消了大半,随便吃了两片面包,就找了些工具出门清扫花园了。当然,由于他还是有在生气,通往门口的路被故意地无视了。把压在植物上的雪都除掉后,亚瑟终于回到屋子,正往壁炉里加燃料时,阿尔弗雷德推开门进来了。

“亚瑟——”阿尔弗雷德喊着亚瑟的名字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这个名字的主人。

“又不按响门铃,门铃在你的眼里就只是摆设吗?还有,你这个满是雪花的拥抱太冷了,你想害我感冒吗?”

亚瑟抱怨着推开了阿尔弗雷德,又伸手帮他拂去头发上和衣服上的雪。

“亚瑟……”

“别多想,我不过是觉得你在我的家里感冒了,我会很麻烦而已,并没有担心你。”

阿尔弗雷德再一次抱住了亚瑟,这次亚瑟没有反抗,任凭自己在阿尔弗雷德温暖的怀里频率不等地呼吸——他太想念阿尔弗雷德了。阿尔弗雷德也是,他在亚瑟的发间寻找着久违的气息,手也不停地抚摸亚瑟身上每一个他熟悉的地方。

“去你房间,我等不及了。”

“不行……”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亚瑟。”

阿尔弗雷德将亚瑟扛在了肩上,也不管身上挨了多少个拳头,径直向亚瑟的房间走去。

“喂喂——奥利弗还在阁楼上睡觉……”

“我会轻点儿,你只要叫得小声点就行了。哦——忍不住的话,我也没办法咯~”

“阿尔弗雷德你这个笨蛋!”



三、

阁楼上的奥利弗睡得天昏地暗,完全没有听到楼下两人的翻云覆雨,醒过来也完全是因为肚子饿了。他穿了单薄的睡衣走下楼梯,正瞥见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排排坐吃午饭,而且午饭一看就知道没有他的那一份——即使有,他也不可能去和这两个人一起嚼汉堡,所以奥利弗“嘁”了一声,就钻进厨房里做饭去了。

过了一会儿,奥利弗端着盘子出来了,怜悯一样地将两个顺手烤好的杯子蛋糕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端着自己的烤牛肉和半杯红酒往楼上走。

“奥利弗,你应该好好在桌子旁边吃饭。”

“不,谢谢,我不认为在这张桌子旁边我可以好好吃饭。”

“……”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23)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