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命运③

★食用注意如下!如有不良反应,请勿继续阅读!

★CP:阿尔弗雷德·F·琼斯×吴孟天(简称米孟)

★本文涉及到的三次元人物(吴孟天)的设定纯粹是为了满足鄙人的脑洞,和现实无关。

★以及有原创人物,比如Joe。

★文笔不佳

……

……

姐姐吃掉我的那份布丁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当姐姐听到我的喊声,从楼上的房间里探出头来,说了句“一不小心就吃掉了”的时候,我也只是瞪了她一眼,默默地拿了一罐冰可乐后就冲向自己的房间。姐姐见我上来就缩回了脑袋,接着我听到了房门上锁的声音,大概以为我要去她房间闹腾一场吧。但是,事实上,我才懒得理她,更不可能有兴趣闯进她房间和她闹。我需要时间好好计划一下明年和“Hero”先生的再次相遇,或者……用“重逢”这个单词也可以的吧。



因为找不到明年的日历,我就自己画了一份出来。

写到四月九号的时候我开心到锤了几下桌子,因为那天正好是周末,我就可以不用翘课或者请假了。隔壁的姐姐听到了桌子的哭号,貌似愧疚地喊:“明天我的那份布丁给你就是啦!干嘛和桌子过不去!”

“那说好了啊!”

于是,我意外地获得了一天吃两个布丁的机会,虽然代价是今天没有布丁可以吃。

冷静下来以后,我算了算到马里兰州的路程、时间,还有路费。路费对我来说虽然有点贵,但毕竟还有一年,打工赚的钱节省一下也足够了。这样一想,明年的行程应该是很顺利的,那么,设想一下见面的场景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然而事实证明了,深夜思考是不可取的。在床上翻来覆去了无数次,我已经想不出来见面时要说怎样的话了,却还是睡不着。就这样亢奋了两三个小时后,我终于在星星都快要隐去的时候才累得睡了过去。




第二天,勉强听完了上午的课后,我刚想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下午还要演的短剧,又晃晃悠悠地走向学校的表演厅。

“嘿!Martin!”又是Joe在喊我。

说起来,这个高中除了戏剧社的人,也只有Joe会搭理我了。

“什么事?”

“你没吃饭吧……”

“嗯,我要提前去后台热热身之类的。”

“我刚刚买了点吃的,汉堡,边走边吃吧,小心别饿死在台上……哦,也可能是在后台你就挂了”说着,他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到了前面,把一个big size的汉堡递了过来。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总觉得他和之前的样子有些不一样,但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看什么看!再看就把汉堡塞你嘴里噎死你!赶紧拿着滚蛋!”

“我看你还不是因为你长得能看嘛!至于汉堡,我自己塞,我自己塞!还有,谢谢啦!”

“不谢,拿了就赶紧走人。”

“是是是,byebye!下午没有球赛来表演厅帮我捧场啊!啊……就算有球赛,你也会来的吧,毕竟我魅力这么大!”

“没比赛也不去!”

“啊啊啊!我还要一束花!”

“花你大爷的花!”Joe又把他包里的可乐丢了过来,然后转身走了。

我空着的手接过可乐,叹了口气,摇摇头,边咬汉堡边默念着台词,继续晃晃悠悠地去表演厅。




按理说昨晚应该一放学就回家背台词的,结果计划全被Joe打乱了——不仅和护士姐姐碰了面,还遇到了Mr.Hero,直接导致我连台本都忘记拿出来,还没有休息好。总的来说,昨天是好坏兼有的一天。

“是命运之神带你来这里的么?它总是这么喜欢捉弄人,而我又无法反抗她。”

我记得有一种命运论说:一旦一个人真实地存在于这个世界,那么他的命运就已经有了行走的轨迹,就像一个被抛起来的球,总要按照一定的轨迹落回地面,知道它停止跳动的那一刻;只是,人类无法知道——自己的命运——这条轨道究竟如何延伸下去的,才会觉得命运这么的扑朔迷离……



“Martin,准备好了没?”

“抱歉,昨晚出了点事情,背的不是很好。再给我……”

“第二幕怎么样了?到第二幕至少可以吧?不行我们趁早换人了。”

我低头看看台本,第二第二幕的最后一句台词:是命运之神带你来这里的么?

“背好了!”

“好吧,那先上吧,第三幕的时候抓紧时间背下来。”

“OKay!”




这场剧是学校历年的大小晚会必演的独创剧,因为鸡汤式的剧情太老套,其实并没什么人来看。平时会拿出来演纯粹是为了给新生——比如我——一个练习机会而已。

来的人不多,大概都是来看男女朋友的。然而,在寥寥的“观众”里,我看到了Joe,他坐在很靠门的位置,似乎随时打算离开一样。

我只是在面向观众的一瞬间看了他一眼,接着转过去继续做动作,念台词。

“是命运之神带你来这里的么?”当我转了两个圈,重新面向台下的时候,我几乎要僵住了,但还是凭借惯性念出了接下来的台词:“她总是这么喜欢捉弄我,而我又无法反抗她。”

当报幕人员宣布第二幕结束时,我想或许我可能根本不想反抗……

评论
热度(3)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