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命运②

★食用注意如下!如有不良反应,请勿继续阅读!

★CP:阿尔弗雷德·F·琼斯×吴孟天(简称米孟)

★本文涉及到的三次元人物(吴孟天)的设定纯粹是为了满足鄙人的脑洞,和现实无关。

★以及有原创人物,比如Joe。

★文笔不佳

……

……

所谓的吵架结束后Joe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去把护士叫了过来。

“好了精力旺盛的爱打架的混小子们,你们可以平安回家了。”

于是,Joe和我一起走出了医院。

一路上Joe仍然是支支吾吾的样子,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于是我开始跟他聊我正在排练的剧,试图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终于我幸运地依靠这个话题坚持到了家门口,刚要和他说声再见,却被他强行拉到了隔壁的他的家里去。

“Joe,说真的,你真的不用担心,我妈已经认定我是可以平地摔跤的运动废柴了。”

“都说了不是这个意思!”

“好吧,好吧,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呃……那个人真的是你哥哥吗?”

“谁?”

“就是送你去医院的那个人啊!”

“咦?”

即使我想象过很多种我和自称Hero的那个人再次相遇的场景,我也从来没有对实现这个想法抱有太大希望。所以,我只当那是一场梦而已。所以,我以为送我去医院的是大发慈悲的Joe。虽然我心里为能再次见到他而狂欢,但仍有一些不确定,于是我问Joe:“你是说一个金发蓝眼睛的人吗?”

“是啊。”

“他啊——”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其实他不是我哥哥,我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不过我们之前的确见过一次,在我上小学的时候。”

“他真的和你很像啊……而且你不是叫他哥哥了么,他还答应了。”Joe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突然很嫌弃地对我说,“天哪……你知不知道你当时简直像一个在男友怀里娇嗔的娘们儿!”

“啥?!”

“我看的清清楚楚!”Joe把脸扭在一边,用故作柔弱的语气说“我们~要~去~哪里~如果你可以~一直~在我身边~就好了~哥哥~”

“打住!Joe,你好恶心啊……”

“你丫也知道恶心?”

“至少刚刚知道了。”

Joe又露出他无法反驳我时无可奈何的表情,不过很快这样的表情就会被愤怒一扫而光了。他皱着眉头瞪我,脸几乎要贴过来了:“我承认我吵不过你,但我现在不想动粗。”

“那你想干啥?”既然他不想动粗,我索性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然后推远一点,手却被一把抓住,用力捏了一下后,Joe并没有松手,并且重新把那张有棱有角的脸凑了过来:“我只想你能老实交代,那个人和你之间到底有什么事?”

“关你屁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

“不说掰断你手指。”

“其实也没什么啊,就是有次排练短剧的时候,他路过时被老师当成我哥哥了。”

“就这样?”

“是啊。”

“然后再看见他,你就厚着脸皮真的叫他哥哥了?”

“我以为我在做梦啊。”

“做梦时候的你就是这么随意的吗?”

“原来我看起来不像个随意的人哦。”

“……”

“对了!”我突然想起了什么,“Joe!他去哪里了?你知道他叫什么吗?还有……他是哪个州的?住在哪里?”

“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想谢谢他啊。”

“他说过不用谢了。”

“那不一样,Joe,你肯定知道他是哪里的吧?”

“不知道,虽然我问过他是哪个州的,但是他回答我是‘整个美国都是我的哦’!”

“好吧……”

“不过,他有提到他今天是去南北战争遗迹了……死心吧,你去哪里都找不到他的。”

“这样啊……今年可能找不到了,但明年还有机会的嘛,明年我会去遗址那里等他。”

“我再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喜欢他?”

“嗯,挺喜欢的。”

“……”

“你有问他的名字吗?”

“他不是告诉你了么,Hero啊!”

“不是啊!肯定不是!”

“不知道不知道你快回家去我失恋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你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的?”

“快走!”

就这样,我被Joe赶出了他家。

虽然这个下午过得浑浑噩噩的,但一想到有了些线索,我还是要感谢命运之神——它终于看起来不那么愚蠢了。

我盘算着明年今日的日程打开了冰箱。

“我的布丁呢?!”



评论(4)
热度(3)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