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写文的※文風不定且不定期智障||※冷番冷cp爱好者※跳坑狂魔||※痴汉属性※三分钟热度※电波系||※微博@青年老糖客||

命运①

★食用注意如下!如有不良反应,请勿继续阅读!

★CP:阿尔弗雷德·F·琼斯×吴孟天(简称米孟)

★本文涉及到的三次元人物(吴孟天)的设定纯粹是为了满足鄙人的脑洞,和现实无关。

★以及有原创人物,比如Joe。

★文笔不佳



……
















“喂,怪胎,一起打球吧!”好吧,我知道Joe喊的是我,但是我并不打算理睬他,并且用加快的步速表示了拒绝。

“你在想什么啊,Joe?我们缺人也没必要找他,不是吗?”

“也别把Martin说那么没用,他还能做篮球宝贝呢!对吧,Joe?”

“好主意!来吧,Martin!来跳舞为我们助威,如何——?”乔的最后一句话很明显是在用力做什么事的时候喊出来的。

然后,篮球打中了我的头。好吧,他刚刚是在用力扔他的宝贝篮球。

我不可能什么也不做了,所以我转身把篮球扔了回去。鬼才想知道我打中了谁呢,现在只要跑回家就对了。因为那群混蛋显然被我激怒了,骂骂咧咧地追着我跑。

我知道Joe的运动天赋没的说,这个坏邻居一直在各种比赛里拿第一的。很快,我被他追上了,然后被摁到地上揍了两拳。

“Joe,干得漂亮!”他的朋友们欢呼。

“……”我决定放弃抵抗,毕竟我打不过这群混蛋。
随后追上的Joe的好兄弟们,和Joe一起对我展现着他们所谓“男子汉”的一面。

“他妈的这个娘娘腔居然用球打我!”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个“不幸”被我打中的人,然后对他说:“感谢Joe吧——你的好哥们儿,是他先把这个该死的篮球扔向我的,你只是替他挡了一下,不是吗?”

那人听完,就像要个快要爆炸的气球一样,更大声地骂我,接着踹了我的脑袋。

在那之后我就没了意识。

不过,我好像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

梦里出现的那个人是在我之前的记忆力如同星辰一样存在的人,出现时像星辰一样耀眼,离开时像坠落的流星划过了一条闪光的轨迹。

我不得不记住他——他的发色是和我一样的金色,他的瞳色是和我一样的蓝色,不过他的瞳色更深,就像淹没了星辰的大海一样,深邃中还闪着光。因为这些表象的相似,他出现在那个小小的舞台下,被过于热情的老师当成是我的哥哥拦住,聊了好一会儿关于我的节目的事。他不但没有否认这个被强制给予的身份,而且没有显得很不耐烦。所以八岁的我并没有向老师解释,只是看着他,想象他真的是我的哥哥。会听我念台词,配合我在家中排演一场短剧……可是,事实如此残酷,在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姐姐也从不听我念台词,更别说陪我排练。但我时常会想他再次出现的场景。

或许是因为想的次数太多了,在我昏过去的时候就梦到了他。





他过来驱散了那群混蛋,然后把有些糟糕的我抱了起来。

“你是谁?”
“Hero哦!”
“我们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你该去的地方啦!”
“哥哥。”
“嗯?”
“没什么。”听到他的回应,我满足地笑了出来。其实,我在想,如果命运之神再聪明点就好了,他就会是我真正的兄长。
“如果你可以一直在我身边就好了,哥哥。”
“这不太可能。”
“我知道。”

把我安置在床上以后,他对我笑了,然后整个人都藏进了星光里,最后彻底消失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真的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只是身边没有他,只有Joe在床边发呆,发觉我有了动静后,立刻受惊一样地看向我。

“感觉怎么样了,Martin?”

“呃……”老实说,我不太清楚现在什么情况,但仍然如实回复他,“就是……很疼。”

“哦……呃……我……”Joe支支吾吾的。

“我会说我是在学校楼梯上摔成这样的。”

“我……哦天哪,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的,我懂,一直是这样的,不是吗?我又不会嘲笑你,或者说,我也不敢嘲笑你吧?”

“如果你嘲笑我你就真的死定了!”他弹了我的额头,然后快速收回手,满脸纠结地看着我,“呃……我是说……对不起。”

“什么?呃……没关系?”我觉得那时我的表情绝对像刚吃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

“你是傻子吗?!”

“我否认过,可你从来不信。”

“好吧……我承认吵不过你。”

“我们这是在吵架?”

“……”

“好吧,是的。”


(暂且到这里了_(:з」∠)_)



评论(2)
热度(8)
© 无糖二绵 | Powered by LOFTER